- 看不到天使 ❀

想,自由的活。

{我人在台北,你呢。}很多年前听到的台词,今天却不时徘徊在脑海。我在台湾,你在哪里呢。。那个人。

一张又一张,那些情绪,在不同空间与时间中赤裸诠释,而现在,{我},在一遍又一遍单曲循环、抽丝剥茧中一秒一秒轮回。

所谓缘分

如果我们之间,可以单纯没有外界纷扰。

- 那些浑身赤裸的人形怪,奔跑追逐在各个街道,巷口。而其实,我们只是共同待在一个巨大无比的房间。它像一座城。人们都在四处奔逃,满城只剩下这个建筑可以躲避。我匆匆关上大门。迅速的,它们堆积堵在门口,蓄势破门而入。眼前这个房间像宽敞的练舞室,周围摆放着无法藏匿的纸箱和家具。人们说,这里可以通向另一个出口。一个逃脱这无比巨大的房间的门。于是我小心翼翼的打开通往前方的门。呈现给我的,是一扇又一扇半开的门,像一条长长的走廊。不知道这座建筑到底有多少个房间,我要穿过多少扇门才能走到出口。我安静地穿过一个又一个房间,看到半身蜡人像,转动着裂开的脖子,看到戴着皇冠的国王怒视着,肉身被嵌在桌子里,只见半身高贵而僵直的模样。我听见身后有人形怪朝这边找来,时间越来越紧迫,而每一个穿过的房间都不是终点,总会有下一个门等着我去打开。然而,待我找到最后一个房间的时候,里面坐着3位裁判者,桌上摆着金灿灿的冥纸。他们说,要支付一个数额的钱币才可以出去。而这里不可能通往我要去的世界,因为这里,是冥界。

势如洪水的来,悄无声息的退去。

- 碎片拼凑成完整的真相,又将未来撕碎。

[循环往复的是时间,不可回来的也是时间。]说的真好。